關於部落格
整形生活行腳
  • 738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升級中級滑雪的奮戰(下)

  サンライバ滑雪場就是以『來馬岳』命名的,山頂標高1040公尺,共有三座開放式吊椅,不過夜間只開放中央的吊椅和山麓的兩個滑道。可能是經過昨天的超高溫和普降於道央室蘭一帶的大雨影響吧,今天的雪質也離粉雪很遠,不過我是不能選雪質的,趕快去坐吊椅吧。這個吊椅是我坐過開最快的,第一次坐時站直直的,椅子碰到小腿時還會覺的痛呢,可見有多快了。之後就學乖了膝蓋微彎,椅子一碰到腿就放鬆坐下,椅子會剛好接住身體,就不會被撞得生疼了。不過吊椅還是快的好,這麼長的坡如果像初心者的吊椅速度,光在上面就耗的你凍僵,而且滑不了幾趟就要唱晚安曲了。
  這兩個坡其實都還蠻陡的,其中一個初級坡,大概要能確實控制速度的人才能過關,而中級坡則是在吊椅上看起來有些恐怖,就是沿著吊椅直直的一大片坡道不停的滑降,沒有地方是比較緩和的,我看最陡的地方應該有30度了,就是雪道圖裡山麓有些陰影較深色的部分,在椅子上看起來的斜度更可怕。還是先練習一下初級坡比較保險。上了蠟的板子速度快很多,一時還不太習慣,練習了六七趟還不能鼓起勇氣,挑戰中級坡,眼看就七點半,趕快回去大叔那裡打電話。

サンライバ 滑雪場坡道圖,山麓有些陰影較深色的部分,應該有30度以上
pic from http://sanlaiva.com

對照放大的實景照片,看到的是山頂部分


  請大叔幫我撥了老婆的手機,可惜碰到兩個姊妹拿國際電話長舌,撥了好幾次都不通。只好請大叔先查旅館電話號碼,再試打房間給老婆。一會兒接通了,原來老婆還沒去餐廳,我可還沒練習中級的坡呢,可不能現在回去。
  『可不可以幫我包就好?』
  『好啦,你快點回來就是了。』老婆說岳父在大浴池裡滑了一下,有些受傷,我天人交戰了幾秒鐘,問清楚是擦傷,就叫她先幫忙冰敷,我‧‧還是要滑啦。
  『你這個壞人。』是啊,頗有些罪惡感。不過我聽老婆聲音蠻鎮定的,多半是不太要緊,倒不是我真的那麼壞。
  大叔看我臉有豫色,手放在頭上,比了個『おに』的動作。
  『是啊,おにになちゃった。』我苦笑的說。不過還好有大叔的幫忙,真的謝謝他。先買一個紅豆包果腹,背負這麼多代價,接下來要挑戰中級坡才行,我暗暗立志。
  雖然我已經覺得自己能完全控制速度了,可是第一次滑下這個中央坡道還是很驚險,速度飛快又不容易轉彎,因為坡道表面都是結塊的冰球,像灑滿了彈珠似的。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雪質,滑了幾趟以後才恍然大悟,因為先前的高溫融化了不少雪,又結凍起來產生了一層粗糙的冰,每一次滑雪者滑過就會刮起一些冰,又因為坡度太大,這些冰會受地心引力影響滾下坡來,漸漸就成了一顆顆冰球,這個滑雪場又是從山頂直直的一口氣降下來沒什麼轉彎,所以越下方的坡道表面的冰球直徑越大,經過白天一整天的造冰球運動,有些冰球甚至比壘球還大。 也許是在洞爺湖已經充分體會了控制速度的技巧吧,今晚竟然完全沒有摔倒過,前幾趟還會覺得有一些失控場面,後來倒也可以享受刮出冰球以後,冰球跟著自己滾下山坡的樂趣,耳朵裡盡是冰球滾動的沙沙聲,每個轉彎都像灑一把彈珠到山坡上,淅瀝淅瀝的越來越大聲,上了蠟的板子速度真是飛快啊,下坡以後耳朵裡就變成風嘯聲了,我越來越喜歡這裡的感覺,肚子也漸漸不餓了,上了吊椅就看高手漂亮的畫出細細的軌跡,優雅地呼嘯而去,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,我早已忘記答應8點30分要離開回旅館的承諾,等到最後一次滑下來時,吊椅竟已經停止運轉了。
  連忙以最快速度回到中心,大叔已經在門口看著我了,很快接過我的雪板,我趕忙道謝並沒口子的稱讚這個板子。大叔說這板子是專門用來Carving的。呵呵,下次我也要來學carving,我今天雖然沒摔倒,但是離真正的carving還遠著呢。
  『今天的情形這個坡道是很難的,你可以這樣下來算很厲害了。台灣有地方練嗎?』
  『喔,是嗎?都要感謝您的照顧。這真是一副好板子。』台灣滑草場是有的,不過我沒去過,就像冰刀和四輪溜冰鞋,感覺可能有些不同吧。什麼雪質是好滑的,什麼是不容易的,老實說我也不知道,算是『瞋瞑牛不怕撞』(台語)吧。
  『你趕快回去吧,老婆不是在等嗎?』
  『喔,糟糕了』『今天真的很高興,非常謝謝您的照顧。』
  『下次再來喔』大叔笑笑的同我握手。
  『是,再見了』我趕快跑到停車場去,穿回自己的鞋子,腳上頓時輕鬆了許多,可是心裡卻隱約有些悽悽的。這裡的坡道太難了,我親愛的老婆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克制恐懼,好好滑完一個坡,帶她來是不太可能;要再像這樣拋下她獨自前來,又是不太可能的吧。雖然很能想像若是再和大叔相見,彼此會多麼高興,可是現實如此,就讓它變成一段美好的回憶吧。
  上了車,才想到回程有些問題,不過應該也不太難。山陰裡的路面結了冰,我開的快了突然打滑起來,還好已經很有經驗了,很快穩住,不過也不敢再開快了。回程在登別溫泉街錯過了轉彎,過頭一會兒,才回到旅館時只見老婆和不太親切的櫃臺經理正在門口張望,莫名其妙的就被老婆拉到餐廳去,原來餐廳的staff們還等著我呢,真是太感動了,結果我只好盡量吃快一點,好讓他們可以按時休息。Staff見我吃相難看,還安慰我叫我慢慢品嚐,真是不好意思。岳父的傷還好,已經睡了,結果原先加點的菜色全都進了我的肚子。嗯,好吃。
  我今夜的經歷,親愛的老婆並不知道,特別寫下來,讓她也分享。各位讀者若有興趣看完,我也獻上由衷的佩服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